指南

第七章 ·评论

诗情面意典雅清新——读李传和先生诗作

张德民

人们常说,诗“贵在意境,魂在情感,气在清新”。观李传和先生的佳作,虽是语体诗,语言运用上却是言简义丰,情真意切,颇见驾驭文字的功力。意境创设方面,情景交融,虔实相映,可谓析轮高手。读传和先生的诗,如同走进一片天然氧吧的树林,顿生清新之感;又如同见到了久违的亲朋,生发亲切之情。

传和的诗心,含纳巨细,些微小物亦清新秀丽,焰熘生辉。如写农家最普通平常的种豆发芽:“豆芽从地里探出头来/春天就到了/一地豆苗就是一群音符/唱响春天的旋律”读此,眼前就像看到一地豆苗随风飘舞,就像听到一群音符在钢琴上跳动……这是何等清新的语句:而“唱响春天的旋律”,又是何等恰切的比喻!只轻轻几笔,就把初生的豆苗和无生命的音符,唱动了,写活了。令人耳目一新,回味无穷。

乡思亲情是传和诗的一大特点。对故乡的依恋,对亲人的怀念,历来是诗人书之不尽的内心情感。人不管走到哪里,即使天涯海角,也不管身处何地,就是迷途逆境,总要思念生他养他的家乡和亲人,这在传和笔下体现得淋漓尽致。诗的开篇就是《故夫乡情?李家木庄》:“她记录着我童年的脚印/也把自己种在了我心早/李家木庄”。在《父亲真的走了》写道:“父亲真的走了/我只能在清明节/与他说说心里话”。这是怎样的故乡和亲人情思,是何等崇高的精神境界。这也正是诗人的创作源泉和精神财富,如同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那样,是取大不尽用之不竭的。这种精神,是激励游子奋发图强,创业干事的动力,也是教育后代永远上进,不忘根本的教材。诗中抒发的情思感人肺腑,每读至此,不禁令人动容。

古人曾以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喻诗画佳作的境界。传和先生的诗,仅从文字中就可窥见其诗中却有“可观之画”。如《大明湖》:“一面镜子/供泉城梳洗/湖边的柳枝/是长长的秀发/风一吹/城,水灵起来”。这哪里是诗,分明是一幅清新秀丽的大明湖图画。镜子、梳洗、柳枝、秀发、风吹、水灵这些如影似画流淌着的句子,形象生动,鲜明灵活,即使未到过大明湖的人,也如临其境,如观画面。

蕴含哲理,以物寓意,是传和先生诗作的又一亮点。他写的《如歌岁月?藤》:“它一生都需要帮助/一片山坡/一面墙/一棵树/……/到死的时候/也没有学会/自己站立”。诗写的是藤,实指的是人,是指那些没有独立人格,专靠依傍别人生活的人们。他们或甘为权势者的走卒,或成为孔方家族的宠物,抑或是旧戏里的贾桂。他们既无自立自强的行为,更无自尊自信的精神,只会攀附生存;了却一生,故而直到老死也不会站立于人民之林。

传和先生写的是新诗,较之旧体诗,新诗不受字数的限制无格律约束,更能发挥诗人丰富的想象力和无限的创造力,诗意更加隽永,诗味更显馥郁。读传和的这些新诗,常使人如饮醋缪,韵味醇厚,口齿留香,耐人寻味。

传和先生年轻有为,精力旺盛,诗作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。愿看到他更多的佳作问世。

张德民山东省杂文学会会员、《咬文嚼字》通讯员、潍坊市作协会员、潍州作协理事、潍州楹联会员、北海诗社社员。在《中国教育报》、《中国京剧》、《咬文嚼字》等报刊发表作品三百余篇。现为《潍州文学》、《文学纵横》责任编辑,并出版作品集《和顺人生》。

秦丽月

这几天我像是被人赖上了似的,平日里几个要好的文友,嚷嚷着,让我给刚见过两次面的李传和诗友将要出版的诗集《五月的回声》题跋。

真是赶鸭子上架难为煞,且不说我对诗歌理解的程度,单是评论之类的文字我就犯愁,无奈这帮朋友们喋喋不休、不依不饶,妤像我不答应就不够哥们似的,看着李传和腼腆、羞涩及充满渴求真挚的目光,我只好硬着头皮应承了!

得,就算是给自己一个学习的机会吧!

打理完一天的事务,回到家中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了,预报今明两天有台风来袭,果然从下午开始雨就淅淅沥沥下了起来,这使得炎热的夏天凉爽了许多!

坐在电脑前,打开邮箱找到了李传和发过来的诗集样稿读了起来。

渐渐地,我的心灵被一首首清新、婉转而又蕴含深刻哲理的小诗触动、感染!像是喝了一杯上好的铁观音,身心清爽,余韵缭绕……

在这里,我谈一点个人的感受:

首先,诗人传和有一颗追求“真善美”的心灵。他向往着美好。他的情感是美的,语言是美的,意境也是美的,比如他对乡土的热爱,对亲人的热爱,对生活的热爱。他在《李家木庄)中写道:“她记录着我童年的脚印/也把自己种在了我心里……”在《一只蝴蝶落在窗台上》写道:“一只蝴蝶落在窗台上/它的翅膀动了动/春天就落在了我心上……”在《数星星》中写道:“也许,永远数不清/但是,只要不停地数/心的天空/就布满了星星……”这些美好的语言和意向,让我们不知不觉进入了充满美好的灵魂净土……

其次,传和的诗中蕴含着深刻的哲理。他在《鹅卵石》中写道:“要经历多少磨难/才能抵达/这样一种静的状态……”

在《那个高大的人》中写道:“他看不见别人/他的眼睛只看水平线以上/我真担心有一天/他会被比他/矮小的事物绊倒……”

等等,这些都令人不得不佩服他诗歌言语中深刻的哲学思辨,从而陷入深深的人性思考……

传和诗友年轻有为、精力旺盛,相信他有着更深、更广的诗歌天空!

秦丽月笔名奏时月、时月。山东省作协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中国国土资塬作家协会会员,山东师范大学首届作家研究班学院员。2008年底开始文学创作,曾在《中国作家》、《中国诗歌在线》,《中国国土资源报》、《山东文学》等刊拘上发表表作品百余首(篇),并多次获奖。

后记

斗转星移,花开花落,不知不觉已近不惑之年。我感觉自己不是一个文人,不是一个作家,充其量只能算一个文学爱好者、文化宣传工作者,有时自嘲说是一名广告传媒工作者而而已。因此,写这个东南,有点自不量力。

岁月留痕。历年来一些有感而发的文章和诗歌,大多数没有发表。老感觉写得不够深入,不够理想。有些诗题目起了很长时间,没有灵感,迟迟没有动笔。生活需要阳光的照耀,前进需要号角的催动,本人编书不少,纯个人的没有,那些只是讨生活的工具而已。近不惑之年,把平时一些自认为较好的诗汇集成册,算是对人生和生活的一段总结,一种激励罢了。

五月正好是农村收获小麦的季节,万物生长的季节。拿人生来比,也是临近不惑的年岁,通过自己的辛勤耕耘,完成了人生当中的事业壮大、娶妻生子,同时勉励自己以感恩的心去珍惜现在的美好时光,不忘过去的艰难岁月,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。虽然父亲走了,还是感恩父母在背后默默地支持我所做的任何事,相信他的儿子不会给他们丢脸;感谢妻子李霞在背后任劳任怨地操持这个家,照顾两个孩子,免除我的后顾之忧。惑谢我过去和现在的领导对我的支持和厚爱;感谢祉会平朋友对我的攴持和关;激励自己在以后的岁月正如禾苗一样茁壮戍长,用心去倾听它枚节生长的声音。

在诗集即将出版的时候,朋友嘱咐我写点感想放在诗集后。说实话,出这本集子,在行家眼里这不是诗,没有押韵等,有朋友叮嘱再改改。我写的诗没有大气磅礴,没有语言魅力,只是所感、所想,有些话就是白话,一看就懂。我的目的就是抒发我的惜感和通过诗歌让人理解我的情感,即为什么要写诗,为什么要写这首诗,这首诗写的是什么,如果别人看得稀里糊涂,我的目的就落空了,诗也就失去了意义。没有意义的“诗”还叫诗吗?

写诗源于生活,我的根在农村,从小生活在连绵不断的蟠龙山和位置险要的南山与黄山的山脚下(南山和黄山是当地的纠法,此山非彼山),属于丘陵地带。独特的地理条件和位置,繁育了独一无二的黄山阿拉乌(土话,一种比较好驯养的小鸟),因叫声好而全国闻名,现因为过度捕捉,大概已经绝迹了。村东弯弯的小河,我们都叫它西河(因村东也有奈河,但大部分属于邻村,着名的昌乐八大景之一的白石飞花,就在这奈河上。一年四季浪花飞溅,冬天泉水比商河的水温高好几度,冬天妇女天天都围着洗衣服,泉水冬暖夏凉,现已干枯),围着大半个村庄缓缓流过,清澈的河水,是大人私孩子嬉戏的天堂。白天大人们洗衣洗菜,孩子们则游泳、捉小鱼小虾和泥鳅、贝壳类的东西;晚上大人们聚在河边一起聊生活,聊家长里短,聊白天见闻。河边空地成了信息交流的平台,孩子们在一起捉萤火虫、打闹、倾听大人讲故事。家乡的山山水水养育了我,家乡的模样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不断闪现。

由于一些历史原因,我出生时家族败落贫穷。老人常对我说,过去咱家堂号是敦朴堂,教书写字,本本分分,老一辈在学习上从一年级跳到三年级,以及写作讲话从不打草稿等。我记得奶奶多次叮嘱我好妤学习,我也暗下决心,立志撑起家来。一般哥哥弄来些小人书和文学刊物,尤其是当时的《收获》等杂志郝爱不释手,连看好几遍。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有些好句子和诗歌都会大声读出来。玩耍严劳累时会胡编一些顺口溜、打油许之类的,上学时学的古诗词,有时想起就背诵,自感像是在作诗。儿时有一种。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自嘲感。

儿时的生活,家乡的山山水水,风土人情,都刻在我脑子这块硬盘里,挥之不去。就像诗里写的“我心中的一稞树,她的根扎得很深、很深,一年一年地在我的身体里枝繁叶茂”,有时就想,放下手头一切,回家待上一段时间。可为了生活,渐渐成了过客。随着年龄愈长,思乡情结愈重,写诗就成了一种释放,一种表达,一种怀念,一种寄托。

写诗源于工作,虽然我工作在大城市,干的工作正好是新闻媒体,媒体离不了活动,活动离不了新闻,新闻离不了文字,写写画画每天离不了,经常工作到深夜一两点钟。有时累了渴了锐泡一壶荼,天黑人静灯明,即兴写一些总结和诗歌杂文,经常“舞文弄墨”,过去因学习和工作繁忙,曾一度产生放弃文学写作的念头,因我参与编辑出版过理论性刊物和纯文学杂志,里面发表了大量有价值的诗歌作品,许多让人心弦颤动的诗句,我都细细品读,看人家的写作手法和意境等。这些作品不光我受益匪浅,也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响,调动了我创作的积极性。通过新闻活动接触到不少文人诗人作家等文化人,一开始,一些老诗人给我改的诗歌,有时还固执己见地再改回去。渐渐地听到、看到他们的优点,耳濡目染,越学越感到自身的不足,越学越感到写作的空间之大。近年来放弃一些业余爱好和应酬,每天努力学习,拙作在纯文学刊物上陆续发表。

我深深地知道,文学遗路上崎岖艰难,它不是生活的全部,但它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把写作渐渐融入生活,在酒桌上,每人当场作一首诗祝贺生日戎表达情感,助酒兴,增感情;在活动采风中,即兴赋诗一首,触景生情,有感而发。写诗就成了一种交流,一种事业,一种消遣,一种情趣。

一个人用心灵去写作,重要的是享受惬意的诗境。诗歌应该是植种在心灵深处的一颗种子,它雷要真心和情感的呵护,才能生根发芽,这是一个心境炼狱的过程,是用生命写作的过程。

用心灵写诗,诗就有生命,对我来说,将受益终生!

另:《五月的回声》是倾听来自大自然的声音,让文字慢慢地生根发芽,听它枝节的声音,让我以感恩的心,感谢老师、同学、朋友、社会和家庭的指教和关怀,让我走在乡村与城市之间的道路上,越走越远。这是我的第一部诗集,它的出版,将给我带来更大的激励和信心,由于水平有限,诚邀诸位不吝赐教,批评指正。

向为本书题写书名的潍坊市人大原副主任,着名书法家任柏榴先生,写序的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黄旭升先么,题跋的泰时月女士,写评论的忘年交、老诗人张德民先生和挚友胡海波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,也向为本书的编辑由版忙碌的潍坊文化名人张建国、阚龙山、邓华先生和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办公空主任李庆辉等表不感谢!

代后记

2014年7月2日子敦朴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