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数榜

谁主沉浮

威廉 出版已完结23.80万
这些全新的“社会存在”将产生全新的“社会意识”。不到一个月时间,他已经基本适应了大学里的生活,曾经的梦想如今变成了现实,而曾经的现实只有到梦境中去寻找了。
书籍详情

黑蝙蝠行动

一六四四年三月十八日,李自成攻陷北京城,崇祯帝自缢。起义军打开国库,库内仅存少许银两。十多万大军断了粮草,如待哺婴孩嗷嗷直叫。李自成下诏,追赃助饷。刘宗敏旋即行动,抓捕外戚王公六品以上大员二千五百多人,连夜揭皮燎肉,拷夹赃官,追缴黄金六百万两,白银一亿两。令工匠铸成金砖银砖,上面镌印“大顺”字样。 五月初,吴三桂率清兵攻打北京。李自成大军载着金砖银砖,又席卷了大明宫内积攒了二百六十多年的奇珍异宝,向陕西、湖北、湖南缓缓退去。大军护着老营,老营护着财宝,一路走一洞洞的匿藏,二十多年后的一天夜里,大顺军突然消失在湘鄂交界处的茫茫大山中。数百年来,李自成宝藏究竞藏在何方,中华民族这个最大的谜底……
谭得水出版

红披肩

都叫他高干。因为我们村就属高干的爹官大,先前打锦州、攻济南、战上海、抗美援朝,留下几多荣耀,及之转业青岛,已官至师级。这在我们村是绝无仅有的。
滕连庆出版

北洋将军轶事

北洋军阀的一生
杨潜出版

姥娘土

姥娘土这一古老的民间名词,现在很少有人说了。我第一次听到姥娘土这个名词,是我奶奶说的。春天,我到坡里去挖野菜,沟边一棵又胖又壮的向日葵令我欣喜若狂。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挖出来,放到篮子里,回家栽在园子边,浇上水,盖上土。第二天,太阳一出,叶就蔫了。我问奶奶为什么栽不活。奶奶说,你挖的时候没带姥娘土,当然栽不活了。我问奶奶什么是姥娘土?奶奶说,就是向日葵把根扎在上面的土。后来我按照奶奶说的,又从坡里连根带土挖了两棵,用纸包好,回来栽到园子里,果然活了。秋天开出了金黄色的花,象一张张笑脸,结出了饱满的籽粒。自此,姥娘土这个名词就一直记在我心里。我们这里称姥姥为姥娘。姥娘是娘的娘,是人的生命之源。一粒种子丢进土里,发芽、生根、出苗,这土就是它的生命之源。我常把自己比做一棵植物,称家乡的泥土为姥娘土。走到那里都忘不了养育我的姥娘土,说话、写文章都带着那种家乡的土味。
陈瑞光出版

舍身崖

沉静的潍河水穿过鲁中山区, 流了几个世纪,驶人渤海。 汶河是它的支流,也是我的奶娘 早春的河畔,菰甸花开了, 花茎青嫩、绵软,喂养过我饥饿的童年。
王明章出版

消逝的钟声

此文由《当代华文文学》编辑部《当代散文作家文库》编委会入编《2010中国散文经典》一书,并获2010年度最佳散文奖。
陈瑞光出版

推荐阅读

周点击榜

古城秋实

史纪明 出版已完结9.87万
我的家乡福山城,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。这里秦时置涯县,唐朝(公元621年)建清阳县,金时(公元1131年)设福山县,公元1983年改为烟台市福山区。自清阳县起,治所就在今城区驻地。新中国以后的60年,这座千年古城日新月异,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,发展的果实丰硕,城区以崭新的雄姿,屹立于瑰丽的胶东半岛大地。 2009年这个有缘的初秋,我应区委宣传部刘来英部长之约,为《走向辉煌——见证福山60年》一书写篇文章。对此我这个游子欣喜万分,可借此重温家乡山水柔情,重拾昔曰掌故,了解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,憧憬古城美好的未来。
书籍详情

老家

为刚同志在负责报纸副刊之外,还勤于文学笔耕,近年来已出版两部作品集。本书是他的第三本集子。我读后觉得,作为一位业余作家,无论从数量或是质量上说,都是值得称道的。
孙为刚出版

红披肩

都叫他高干。因为我们村就属高干的爹官大,先前打锦州、攻济南、战上海、抗美援朝,留下几多荣耀,及之转业青岛,已官至师级。这在我们村是绝无仅有的。
滕连庆出版

五月的回声

她记录着我童年的脚印 也把自己种在了我心里 李家木庄 很久以前她叫木茁村 献像我出生后 先有小名 后来又有了大名 现在她,是生长在 我心中的一棵树 她的根扎得很深,很深 一年一半地 在我的身体里 枝繁叶茂 村边的一块麦田
李学富出版

姥娘土

姥娘土这一古老的民间名词,现在很少有人说了。我第一次听到姥娘土这个名词,是我奶奶说的。春天,我到坡里去挖野菜,沟边一棵又胖又壮的向日葵令我欣喜若狂。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挖出来,放到篮子里,回家栽在园子边,浇上水,盖上土。第二天,太阳一出,叶就蔫了。我问奶奶为什么栽不活。奶奶说,你挖的时候没带姥娘土,当然栽不活了。我问奶奶什么是姥娘土?奶奶说,就是向日葵把根扎在上面的土。后来我按照奶奶说的,又从坡里连根带土挖了两棵,用纸包好,回来栽到园子里,果然活了。秋天开出了金黄色的花,象一张张笑脸,结出了饱满的籽粒。自此,姥娘土这个名词就一直记在我心里。我们这里称姥姥为姥娘。姥娘是娘的娘,是人的生命之源。一粒种子丢进土里,发芽、生根、出苗,这土就是它的生命之源。我常把自己比做一棵植物,称家乡的泥土为姥娘土。走到那里都忘不了养育我的姥娘土,说话、写文章都带着那种家乡的土味。
陈瑞光出版

留住乡愁胶东人

在党报的哺育下成长——“笔耕60年”感怀。 “我是党报通讯员起步。”无论在什么地方,谈起我的写作生涯我都不无自豪地这样宣称。60年来,我为党报写过各种文体的文章,从整版的人物专访到“挂角”的“三司半”,只要需要,无不立即从命,马上完成。因为在我看来,一切文章都是宣传,我的“喉舌意识”非常强烈,不屑于与人争名争利。
安家正出版

如花的故乡

沉静的潍河水穿过鲁中山区, 流了几个世纪,驶人渤海。 汶河是它的支流,也是我的奶娘 早春的河畔,菰甸花开了, 花茎青嫩、绵软,喂养过我饥饿的童年。
于朝阳出版

推荐阅读

NO.1

家乡雨

出版 陈瑞光

2
古城秋实 史纪明
4
老家 孙为刚
5
红披肩 滕连庆
7
姥娘土 陈瑞光